香蕉视频app污动态

2021年2月18日 作者 admin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手术持续了很久,期间,秦观潮两次出来下了病危通知书,那凝重严肃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不会怀疑,宴暮夕心里忍不住好笑,还以为这是位面瘫呢,没想到演戏这么有天分。

封墨竟也不遑多让,每次听到秦观潮这么说,都会目眦欲裂,有一次还恶狠狠的揪住了他的衣服,嘶吼着如果蓝素心活不了,那里面所有的人都得陪葬。

这时候,封家的人就会忍者悲痛上去劝阻,尤其封白,戏份最多,演绎的也最血活,为了让封墨清醒点,还毫不留情的揍了他一拳。

那一拳打得有点狠,封墨半边脸都青紫了。

封墨努力克制着,才没骂出声,不过那拳头攥的咯吱响。

封白暗爽,可算逮住个好机会欺负一下他了。

宴暮夕见状,也努力克制着,才没露馅儿,嗯,等下封墨再发疯,他是不是也可以上去来一拳?

三个小时后,蓝素心被推了出来,却没度过危机,被安排进了重症观察室,全身都包扎了起来,脸上也不例外,戴着氧气罩,只露出一双眼。

为了逼真,该插的管子也没落下,手背上滴着液体,还有各种监护仪器,为了预防感染,监护室里没有留人,封墨和其他人都站在外头,通过那扇透明的玻璃窗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人。

封墨眼睛充血,似是忍耐到了极致。

封家人则担忧的看着他,怕他做出什么傻事来。

夏日头戴小花的清新少女撑伞漫步

宴暮夕跟秦观潮打听着病情,“什么时候能度过危险期?”

秦观潮一脸沉重,“不好说,我们该尽的力已经全部尽了,剩下的,就要看蓝姨的求生欲,还有运气,实在是,伤的太重,又耽误了些时候,所以……”

宴暮夕点点头,表示了解,然后嘱咐道,“我希望这件事们能暂时保密,一旦传扬出去,影响太大了。”

“放心吧,身为医生,这是我们最基本的医德。”

封墨这时忽然抓住秦观潮的衣领,凶狠的逼问,“齐西铮也住在们医院是不是?他在哪儿?老子要去弄死他,说啊,告诉我!”

封墨揪的时候,可丝毫没放水,于是,秦观潮就憋屈了,脸红脖子粗的,很是毁形象,连喘气都困难,忍不住在心里将封墨骂个半死,口气也就跟着不好,“我不知道,这是我秦家医院,不是撒野的地方,要是敢胡来,我就报警来抓,松手!”

封墨不放,继续逼问,“不放,快说,要是不说,老子连一起弄死,再把医院给炸了,信不信?”

秦观潮心里那个气吆,挣扎着就想揍他。

封白和封校长赶紧去拉架,急慌慌的劝着俩人,“小墨,疯了?赶紧松开秦医生,要不是人家,二婶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怎么恩将仇报啊?”

“秦医生,对不住了,小墨这是太着急了,都是我这个当大伯的教育不好,我代他向道歉,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往心里去。”

为了逼真,这时候,宴暮夕也不能站在一边看热闹,给邱冰使了个眼色,邱冰上前,三两下,就把封墨拉开,秦观潮总算得救,不过脸色实在不好。

封校长见状,又赔罪了一番。

封白暗暗踩了封墨一脚,戏精上身了?

封墨呼吸乱喘,眼神凶恶,特么的他不这么演,怎么逼问出齐西峥在哪儿?不知道他在哪儿,我怎么去揍他?揍他,还是其一,最重要的是,不引起任何怀疑的把蓝素心受重伤的消息传递出去。

封白想翻白眼,蠢货,难道就没别的办法知道了?

宴暮夕这时不疾不徐的道,“邱冰,去查一下,齐西峥的病房。”

邱冰应声,“是,少爷。”

封墨,“……”

秦观潮内心也有种哗了狗的感觉。

封白低下头,遮掩住眼底的笑意。

五分钟后,邱冰回来报告,“少爷,齐家在东侧的病房大楼顶层包了三个病房,门外都有人看守,齐西峥,齐振宇,齐雪冰都在。”

宴暮夕点了下头,看向封墨,“听到了?”

封墨一副找人算账的样子,噔噔噔走了。

封白想拉,没拉住,忙吩咐封墨的那些属下,“还愣着干什么啊,跟着们家爷去看看。”

那些保镖立刻追了上去。

封校长不放心,对封白没好气的道,“也去。”

“爸……”

“去,看着他,别闯出大乱子。”

封白无奈的也走了。

秦观潮面沉如水,瞪了宴暮夕一眼。

宴暮夕无辜的找了把椅子坐下,拿出手机来玩儿。

见状,秦观潮心里更憋气,想说点什么,手机叮了下,他拿出看了眼,‘医院有任何损失,我都会给报销,所以放心吧,让封墨去闹’,看到这个,他才把指责的话咽了下去。

……

秦家的医院有好几栋病房楼,东边的那座规格配置最高,尤其是顶层,属于贵宾区,寻常人不能上去,有专人看守,但那些人哪里拦的住封墨?

封墨推开人后,就奔着门口站着保镖的几个病房去了,还没靠近,就又被拦住,他二话不说,一脚就踹了过去,那人砰的摔出去三米远,捂着肚子站都站不起来。

其他人见状,纷纷围上来。

封墨也不说话,直接开打。

那些人只好悲催的应战,然而,他们哪是封墨的对手啊,就是被虐的下场,五分钟不到,七八个黑衣壮汉就都躺在地上哀嚎了。

有人趁机拿出手机打电话,才说了一句,就被封墨发现夺了过去,那头是齐韵风不悦的声音,“到底什么事儿?说话。”

封墨恶狠狠的冷笑,“什么事儿?挖家祖坟。”

齐韵风大惊,“封墨?怎么是?”

“就是老子,等着,我收拾完这几个,就去找算账,们齐家人,谁也别想跑。”

“封墨,想干什么?别乱来……”

齐韵风还在喊着,封墨已经挂了电话,然后砰的摔了手机,踹开一扇门,就闯了进去。

封白落后几步,上来后,看到的就是这幅局面,也听到了封墨的话,忍不住揉揉眉头,这下子,可把齐家得罪惨了,挖人家祖坟,亏他说得出来。

他指挥着封墨的属下看管好那些保镖,跟着进了病房。

这间病房里,住的是齐振宇,他身上的皮外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就是膝盖处碎裂的骨头还没愈合好,所以,暂时还不能下床行走,此刻,半躺在床上,虽听到外面的动静,却出不去,却猜到了封墨来的目的,倒也没慌,只拨了几个电话出去。

照顾他的沈广美也在,比起他的镇定,她就惊骇住了,看着封墨,颤着声问,“想干什么?”

封墨理都不理他,凶狠的盯着齐振宇,“对我妈下手,有没有的份儿?”

齐振宇还没开口,沈广美就惊叫起来,不过,也只是惊叫了一声,就捂着嘴不敢再吭声,齐振宇这才道,“我要说没有,信吗?”

封墨反问,“说呢?”

齐振宇淡淡的道,“我知道不信我,但是我还是要说,不是我干的,也见了,我现在躺在床上,哪儿也去不了,我没那么大本事。”

封墨走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表情阴狠,“最好不是,我也不会滥杀无辜,但若是日后让我查出来有参与,我一定将碎尸万段。”

齐振宇眼眸闪了闪,看到跟在他后面的封白,平静的问,“封律师,我这算是被人恐吓了吧?有人要把我碎尸万段,我能以此为由起诉吗?”

封白呵呵道,“还是先把自己的嫌疑洗清吧,不然,我也不会放过,我虽没有小墨能杀人灭口的本事,可将告到死的能力还是有的。”

齐振宇默了下,形势比人强的情况下,他知趣的重申一遍,“虽然我还不太清楚母亲遭遇了什么不测,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不是我干的。”

封墨冷笑,“暂且留一命,爸呢?”

齐振宇意有所指的道,“他最没有可能了,不用怀疑他。”

“他有没有可能,说了不算,就算不是他干的,却是因他而起,那他就是凶手之一,说,他在哪间病房?”

齐振宇指了下对面的墙,“隔壁。”

封墨转身离开,不过,离开前,用力踹了下床,床移动幅度太大,砰的撞上旁边的椅子,齐振宇被撞击波及到膝盖,疼的白了脸色。

二更 你疯了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封墨出去后,沈广美慌忙跑到病床前,“振宇,怎么样了?要不要叫医生来?”

因为疼痛,齐振宇额头上汗都渗出来了,他咬着牙道,“不用,去门外看看,看封墨想做什么?”

沈广美不愿动。

齐振宇带了几分嘲弄道,“就算和他离婚了,好歹还有我这个儿子在,就一点不关心他的死活了?”

沈广美面色变了变,给自己辩解,“我就算去看了又能怎么样啊?我又打不过封墨,去了也是白搭。”

齐振宇不想说话了,也许,他们都是凉薄的人,大难面前,谁也不会愿意为了对方置自己于危险,他其实何尝不是呢?

……

隔壁,封墨已经踹开门闯了进去,里面,只有齐西峥一个,养了几日,他现在倒是能下床活动了,只是脸色看着还很虚弱憔悴似的,刚才的动静,他模糊听到了,却懒得管,谁知,惹出动静的会是封墨。

“怎么是?”齐西峥惊异的看着他,想到什么,又自嘲的笑了笑,“怎么?上回揍了我一顿还不解恨,估摸着我快好了再来补上几脚?”

“补上几脚?”封墨的拳头攥的咯吱响,表情阴狠的像是要吃人,“老子特么的这回直接弄死,省得再去祸害别人!”说完,冲过去就是一拳。

齐西峥躲闪不及,嘴角被揍得出了血,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封墨紧跟着又一拳挥过来。

齐西峥自然不会老实挨打,跟他还击起来,然而,他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就落了下风,身上狠狠挨了几下后,跌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他咳嗽着,嘴里都是血腥味儿,好不狼狈。

封墨还要继续,被封白死死的拉住,“别打了,小墨。”

“放手!”封墨挣扎着。

封白自然不会放,这次,他可不是做戏给谁看,是下了真力气在拦着,没办法,封墨揍的太狠了,再这么打下去,齐西峥非没命不可,“小墨,冷静点,他是杀人凶手,难道也想跟他一样?”

封墨不甘的嘶吼,“那就这么放过他?我做不到!”

封白苦口婆心的劝道,“没说让放过他,咱们用法律的手段判他的罪,可要是冲动之下把他弄死了,那也跑不了,想想二婶,她还躺在重症观察室里生死未卜,忍心抛下她吗?们母子好不容易才见到,可不能出事啊……”

封墨闻言,一身的疯狂才释去了点,他指着齐西峥,愤恨的道,“最好祈祷她没事儿,她若有什么不测,我一定让陪葬。”

齐西峥的表情早就变了,不敢置信的问,“说的是谁?素心吗?她怎么了?什么叫生死未卜?什么叫不测?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封墨冷笑,“装什么好人?难道会不知道?害死了她知道吗?齐西峥,我从没见过比还虚伪的人,说什么喜欢她,为了她甘愿放弃一切,我呸,但凡对她有半点情分,就不会欺骗她,更不会忍心看她骨肉分离,现在又让她陷入这样的危险之中,可真特么的让人恶心。”

封白听的都想为他鼓掌了,看不出来啊,他这二货弟弟关键时候口才还挺好。

齐西峥此刻扶着床沿,挣扎着站了起来,颤着声问,“告诉我,素心到底怎么了?”

封墨恨恨道,“她死了,满意了吧?”

“不可能!”齐西峥晃了晃,脸上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了,“不可能,素心怎么可能会死?在骗我对不对?”最后一句,他声音里带上了哀求。

“我为什么要骗?她乘坐的车被人炸了,我冲进去救出她来的时候,她已经快不行了,秦观潮领着这个医院最好的团队抢救了三个多小时,下了两次病危通知,现在躺在重症监护室,跟个活死人一样,会不知道?”封墨字字泣血的质问着。

齐西峥如遭雷击,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的,她在哪儿?我要去看她……”说着,就急慌慌的要往外走,全然忘了自己身体上的伤,没走两步,就又跌倒在地。

封墨厌憎的道,“觉得我会让去?死了这个心吧,她以后不管是死是活都跟没有关系了,但是们齐家,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齐西峥瞳孔一缩,终于反应过来什么,“这话什么意思?觉得是我干的?我怎么可能去害素心?不是我,我发誓不是。”

“不是,但也跟脱不了干系。”

“是说……”齐西峥声音卡住,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不会的,他们不会的……”

封白这时冷笑着接过话去,“为什么不会?对们齐家人是不是太不了解了?觉得我二婶回了帝都后,他们会任由她出庭作证、连累齐家的名声?还有,再想一下,我二婶在帝都可没有仇家,谁会想要她的命?还整出这么大阵仗,那些杀手,可不是寻常的流氓无赖,他们手里的武器,能打穿防弹车,咱国内,有这实力的不出五家,觉得会是谁?”

齐西峥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封白说的没错,帝都能有这个能力的没几家,宴暮夕算一个,封墨算一个,薛家,江家,也能做到,但这几家都没动机,再就是曲家、赵家,还有他们齐家,赵家跟宴暮夕交好,肯定也不会做这种自掘坟墓的蠢事,那就只剩下……

封白看他神色,就知道他相信了,又补上一刀,“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些杀手就算跑了,也总会留下点痕迹,们就等着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封家是比不上们齐家有权有势,但国有国法,们也不是能一手遮天的,咱们法庭上见。”

说完,就拉着封墨离开。

封墨像是还没发泄够,又把房间里的东西砸了一通,这才走了。

封白瞥了眼如同狂风肆虐过的房间,都替秦观潮心疼,这回损失可大了。

……

两人离开后,齐西峥还瘫在地上,整个人失魂落魄一般,连沈广美和保镖们进来都没反应。

保镖们惊呼着,把他搀扶到床上去,又喊了医生来给他处置伤口,他也麻木的配合着,像一尊没有灵魂的雕塑,任由别人摆布。

直到医生离开,沈广美小心翼翼的问,“要不要报警?”

齐西峥这才有了点反应,他摇摇头,哑声道,“不用,们都出去。”

保镖们退出去了,沈广美却没动,她挣扎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封墨说,他妈被人害了,跑咱们这里来兴师问罪,我相信不是干的,那觉得……是谁干的?”

听到这话,齐西峥原本还有些无神的视线猛然看向它,凌厉如刀,似要刺破她的皮肉,“是不是干的?”

沈广美惊吓的退后两步,“胡说什么?我哪有这个本事?真要是我干的,我现在早就跑路了,还会凑上来问?”

“不是最好,不然……”齐西峥声音如淬了毒血,“我会把她受的痛苦百倍加注在身上。”

沈广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又是惊骇,又是嫉恨,脱口而出,“也就会对我使厉害,要真这么爱她,怎么不护好她、任由别人去杀她?”

齐西峥用力锤了下床泄愤,“是我不想护着吗?是她不愿意。”

沈广美冷笑起来,“好,就算如此,那现在总该想到是谁对她下的手了吧?那去替她报仇啊,替她出头撑腰讨公道啊,敢吗?舍得吗?真的能再为了她抛弃一切、众叛亲离吗?”

齐西峥闻言,恶狠狠的瞪着她。

她努力克制着害怕,继续道,“这次做不到了吧?的爱,也是有条件的,有底线的,呵呵呵,别以为自己陪她在岛上生活了十六年就真的是情圣了,封墨说的没错,要是真的爱她,怎么舍得骗她,又怎么舍得看她骨肉分离?不知道对一个母亲来说,这有多残忍?齐西峥,根本谁也不爱。”

“闭嘴!”齐西峥咬牙切齿的道。

“呵,戳中的痛处了?我偏要说,我这次会亲眼看着,看如何再当一回情圣……”

“我让闭嘴!”齐西峥下不了床,抓过身后的枕头来,冲她扔过去。

沈广美躲过去。

齐西峥忽然拿起枕头下的枪,“想死是不是?我成全……”

接着,便是砰砰的枪击声,刚被保镖们整理好的房间,再次乱成一团。

“疯了……”见状,沈广美才尖叫着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