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大片app

2021年2月17日 作者 admin

苏翎因为梵谷之言感觉到颇为意外,他之前还以为最大的难点是梵谷不会答应,现如今看来,好似一切都只是他多心?

梵谷好似不知苏翎的所想:“小友?”

“想到些许杂事故而出神,还请城主恕罪。”

苏翎瞬间回神,告罪一声后便带着试探开口:“城主,听闻想要进入千灵帝国,需要拿到路引,而且听闻城主便能拿出那路引?”

梵谷直接承认:“的确如此,那路引代表着经过我风帝国允许特意进入千灵帝国进行友好切磋的证明,千灵帝国超过无极之境的强者便不会对之下手。”

苏翎眨了眨眼睛,未语。

梵谷则露出好奇:“苏翎小友怎的如此一问?”

他苏翎忽然现身此地,还询问路引…真相不是明摆着?这是当真不知还是装傻?

就在苏翎准备直接讨要的时候,梵谷露出些许笑容:“若是小友某个朋友想要进入千灵帝国,小友让他直接到来便是,看在小友的面上,本城主必然抛去所有繁琐的流程直接将路引送给他。”

“怎的不直接送给我。”

苏翎在心里微微吐槽一声,而后不在掩饰:“实不相瞒,苏某想要前往千灵帝国走一遭,不过事后才得知需要路引方可正大光明进入其中,故而此次前来拜会城主,便是特地为讨要路引而来。”

“路引…”梵谷的眉头微皱,不语。

花园里的秀丽娇娘

苏翎的心底微微着急:“城主,莫非是有何为难之处?”

“按理说,并不为难,毕竟从帝都那边传来的命令是,只要我风帝国强者,实力也足够,本便可给出路引让其进入千灵帝国去和千灵帝国的诸多天才天骄切磋。”

话音落,梵谷话锋一转:“不过苏翎小友,不知你可记得…本城主好似收到消息,小友之前曾在帝都亲口说,不会去千灵帝国,莫非此言只是传闻并非虚假?”

得,苏翎之前的担忧果然没错,之前他在低估之中说不会前往千灵帝国,这或许就是之前梵谷特意装傻的原因?

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思索一会,苏翎开始组织语气:“城主,此事倒也并非虚妄,苏某在帝都的确说过。”

梵谷露出些许无奈:“既然如此,本城主恐怕爱莫能助。”

苏翎见状,立刻说出刚刚想到的对策:“城主,实不相瞒,此次苏某进入千灵帝国并非是为去找皇甫怡的麻烦,而是另有其他事情需要去飞羽城一趟。”

梵谷的眉头微皱:“何事?”

苏翎见状,迟疑一会还是很实诚的回答:“之前因为意外收到消息,说是林烨出现在飞羽城,苏某和林烨之间的恩怨是非想必也是总所周知,既然有他的消息,苏某自然是想去看看的。”

“原来如此。”梵谷话音平静,听不出心绪所想。

苏翎见状,再一次试探:“城主,不知可否取出一道路引

?”

梵谷的眉头微皱,半晌之后才忽然出手布下一道禁制。

苏翎则,未语。

待到禁制将周边尽数笼罩,梵谷随即露出一抹淡然:“小友,你并无理由欺瞒,加之因为你斩杀宫琴,我安南城多次和飞羽城的唇枪舌剑尽数占据上风,本城主也便给你说实话…帝君之前特意传讯,不但是我,无论是那一个边境城池,其城主都不会给你路引。”

苏翎的神色顿时一变…若拿不到路引,那便只能选择潜入,可是一旦潜入,事情可就麻烦了。

好似知晓他的所想,梵谷微微摇头:“路引不可能给你,不过你说林烨出现在飞羽城…你也无需太过在意,他并非千灵帝国三族,想来其进入飞羽城也不是依靠路引前往,他迟早会被千灵帝国的天骄围杀而亡。”

苏翎面容笑了笑未语…天骄,哪有那么容易被杀?若随随便便就被杀,哪里还称得上是天骄?之前斩杀宫琴那次,若非他根本不在意受伤,而且伤势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影响,诸多因素将宫琴震惊让他找到机会,宫琴怎会那么简单就死在他的手中。

至于梵谷说林烨可能没有路引…那只是可能,而且谁知道这梵谷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他之前刚刚触摸到边境的大阵,羽族便直接到来,千灵帝国哪有那么简单就能潜入!

梵谷却不愿意继续述说着这话题:“小友可还有其他要事?若无事,本城主还有其余杂事未曾处理便先行离开。”

苏翎只能抱拳:“无事,多谢城主的消息。”

“无妨,若是小友愿意,可在这城主府暂且住下。”留下一句话,梵谷便直接离开。

而苏翎见状,沉吟一会看向城主府之外…看起来,梵谷是当真不会给他路引,之前其所言应该也是实话,为的就是堵住他接下来各种的讨要理由。

可是,他却必须要去飞羽城走一趟!

或许,他能利用其他的人?

从梵谷对他如此平易近人的态度来看,之前那诸多仆从的议论并非虚假,他因为斩杀宫琴的缘故在这安南城有着极大的名望,若是他能想办法挑动其余人成为助力,届时看在城池诸人的份上,这梵谷无论愿意不愿意,想必都只能将路引给他。

只是,这么做的代价便是,接下来他恐怕会和梵谷的关系直接闹僵…而且想要做到还需要费心思考如何行事,值得吗?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他还没能坐下决定,梵谷的传音忽然在他的脑海响起。

“苏翎小友,以小友的聪颖,想必会盘算着以其他的办法拿到路引…小友如何行事,本城主不会理会,不过还请小友行事注意分寸,有帝都的命令,无论如何本城主都不会将路引给予小友,还请小友不要做下什么糊涂之事破坏你我之间这一份友情。”

苏翎的神色顿时一沉…果然,能负责这边境安南城的不会是傻子,他才刚冒出想法甚至都还没有想到具体的对策,这梵谷便将他的全部退路给彻底堵死。

他就算强行继续想办法,他也可以预见,他只要有所举动,恐怕便会被这梵谷给破坏。